予诺

只能写到开头的废

【月贵】移魂

【1】这世界上还有比和死对头交换灵魂更倒霉的事吗?大概是死对头的身体里还有一个跟死对头一样讨厌的灵魂吧。王富贵如是想。

本来碰上一个拿着竟然比自己法宝还值钱的法宝的妖怪,已经很让他不爽了,在对付妖怪的时候,白月初又半路杀出来打怪抢了自己在妹子面前出风头的机会,这让他深刻的觉得出门没看黄历是个错误的决定,试问还能比这更惨点吗?

老天说,有的。

就比如现在,妖怪手里据说可以移魂的法宝被白月初的虚空之泪打到之后,又以神一般的概率出现在了他们两个上空,然后掉了出来。被法宝打到的两位,就跟所有被高空坠物砸到的倒霉蛋一样,喜闻乐见的昏了过去。

而醒来之后,就是现在这个倒霉样子了。

【2】“真是倒霉,竟然换到了这个死穷鬼身上!!”
“我才倒霉好不好被你霸占了帅脸和法力!!”
“你还霸占了我的钱呢!!”
“你…………对哦我现在有钱啦!!!”
白月初说完撒腿就跑,留王富贵在原地目瞪口呆。

【3】“哟,这不是我表哥的转世嘛,这是……来串门啦?”
“…………”我错了,我下次出门一定沐浴更衣焚香祷告再去看黄历。

【4】“不问自取即为盗”
“谁?谁在说话?”正打算拿着王土豪的钱去挥霍的白月初被吓得跳起来,但这并不是他认为的,惊喜的全部。

“非礼勿言,非礼勿听,非礼勿视”
“…………”正打算借着这个身体好好翻翻王富贵屋子里都有啥好东西的白月初无言以对。

“君子有容人之量”
“…………”打算借机报复一下克扣他捉妖费的妖警的白月初不知所措。

“食不言寝不语”
“…………”叼着包子还要继续哄骗涂山苏苏零食的白月初目瞪口呆。

“你不是一个沉默的男神设定吗?怎么那么多话!!”白月初忍无可忍。
“…………大概……是你前世造孽”
“…………”白月初无言以对。

“表哥你声音真好听”
“表哥表哥,你为什么不说话?”
“表哥,你看”
“表哥!”
想当初为了不让东方月初喋喋不休,王权富贵可是费足了心思。

来自沉默男神的报复。

【5】当王富贵终于抓到了白月初,这,可就热闹了。

“死穷鬼终于让我逮到你了,咱们好好算算账!”
“就是就是,得好好算算,竟然没有时刻尾随在富贵儿身边跑什么跑~”
“你给我闭嘴!”
“哎?我都没说话”
“沉默不言是解决问题的最下等之法了”
“啥?我只是没来的及说话而已”
“怎么,你还想狡辩!”
“这个时候狡辩什么,赶紧亲上去啊~”
“臭流氓!”
“哈?我怎么就流氓了”
“你想亲他”
“啊?虽说是吧……”
“你终于承认你是流氓了”
“不,不是流氓只是想亲你”
“…………”
“…………”
“…………”

沉默 是今晚的康桥

【6】白月初想说点什么来缓解一下尴尬,或者其实仅仅是不想听到王富贵对这句话的反应。

但是今天是诸事不宜的。

“那你还愣着干嘛?”
“那你还愣着干嘛?”
“那你还愣着干嘛?”

王富贵对自己竟然和东方月初说的一样表示很尴尬。
而受到两个富贵鼓励的白月初则实现了他所说的,亲了上去。

END

————————
谢谢大家的小红心~
其实本来只是想到【1】的梗觉得很有意思,但是看到大家的小红心总觉得不写完太不好意思了。
总之还是多谢大家喜欢和鼓励~

【越邪】 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吴邪发誓,他是个盗斗的,可他真的不是见斗就盗的!虽然事实差不了多少,他见的斗确实都被他盗了,但今天,他真的只是来昆仑山玩来的!不是玩盗斗来的!不过是一时好奇走进了林子深处,竟然碰见一伙来盗斗的,苦逼的吴邪本打算默念我什么都没看见退出去,可那伙盗斗的还是发现了他。

'你猜被盗墓贼撞见作案现场会怎么样呢?当然是杀人灭口了!'吴邪觉得自己还能脑内个这么神经病的对话也是醉了。

“四儿,做的干净点儿,别给三爷找事儿”那个看起来像个头儿的人对着那个拿刀比着吴邪的人说。等等,三爷?这口音?

“三爷?吴三爷?”吴邪赶紧开口,想抓住最后一根稻草。那个头也惊讶了,“哟,小伙子,你也是盗斗的?”
赌对了!吴邪松了一口气,“是是是,我叫吴邪。”话刚说完,那个头更惊讶了“吴邪?小三爷!”

然后就是这样了,走在盗洞里的吴邪暗暗叹了口气,知道他是小三爷后,那帮人果然不敢杀了他,但总归是撞见了,让人不卖了你的唯一方式就是把对方也拉下水,所以现在吴邪走在暗暗的盗洞里面,听他们讲这墓主的事情。

这墓主人原来是这里一个修仙大派天庸城的第十二代掌门,尽心执掌门派五十三年,开天墉城数百年盛世之局…………

吴邪感觉自己有点虚,毕竟他之前盗的斗,要么是墓主人千方百计请你过去,要么是随便拉一个出来都得枪毙十分钟的主。这么个高风亮节的人的墓他盗着还真挺心虚的,但“生者为大生者为大”他站在棺木边默念着。

因为他是小三爷,这种活自然不劳他动手,没事干的他就和没什么事的头聊里起来“这么个高风亮节的主按理说墓里也应该没什么东西吧,何苦盗这个斗呢”安不下良心的他打算做个最后努力来劝那帮人别开人家棺,虽然十有八九不成功,但至少试了也就安点儿心。

“小三爷你不懂,这个……”头儿指了指棺材,“据说快成仙了,虽然墓里肯定东西不多,但保不齐有一两件宝贝随身葬了,”头儿说着将头转向了快要开启的棺材,眼睛像放着光,吴邪觉得他要说些高深莫测的东西,将头稍微靠过去了点。

“肯定能值不少钱。”

“…………”吴邪觉得他突然有了高深莫测的定力才能没把棺材板扣到那个头儿的脑袋上。

棺一点点打开了,吴邪耐不住好奇心也往前凑了点上去,意料之中也意料之外,尸体栩栩如生,面目安详,吴邪其实现在最怕的是这尸体突然起尸,毕竟他这体质在这呢,不过等了等,倒没什么动静。

“哎,快看他手里!”一个兴奋的声音传出,紧接着尸体手里的东西被拿了出来,一个玉铃。

还没等那个拿到东西的人高兴完,躺在里面的那位诈尸了,直奔那位先前还得瑟的人,一剑毙命。只见离那位最近的人愣了一下就抢过玉铃跑走,但瞬间就同样被灭了。大家算是明白了这玉铃被抢是让棺材里面那位诈尸的原因的,但到手的冥器岂是那么容易放手的。所以最终结果是———都死了。

吴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不,不是诈尸,他已经习惯了,但抱歉他还是不习惯队里的人这么容易且迅速的就————全灭了?!留他迈出半条腿和那个直愣愣站在他面前的粽子大眼瞪小眼。

就在吴邪思考怎么逃脱粽口的时候面前那只粽子动了,他缓缓的把手里的铃铛送到他面前。

这———这几个意思,送我了?!吴邪表示幸福来的太突然他有点晕———才!不!是!他才不傻乎乎的这么以为,认真思索了下好像谁拿到这个铃铛谁被灭,难不成这是用来标记猎物的?想到这吴邪一个哆嗦,坚决不拿!

想好了后吴邪默默往旁边迈了一步打算绕过去,但那个粽子举着铃当的手也跟了过来,吴邪真的有点欲哭无泪,“大哥,我不要,我真的不要”

…………不为所动

“我真的不要,求你了”

……………

“?!”这什么情况,吴邪愣愣的看着面前那位默默的把手收了回去,他听得懂?

还没等吴邪惊讶完,面前那位开口说话了“屠……苏”
这………这几个意思?吴邪看着面前那位盯着他,一遍遍的叫屠苏,头上三条黑线。

他现在站在这里不动的意思是不是我就可以走了?嗯,吴邪默认对面粽子不是在冲他说话,又尝试了下往旁边迈步。

一步,两步…………吴邪小心翼翼的向洞口方向挪,意外的,那个粽子没有拦他,只是呆呆的站在那儿。他就这么顺利的爬了出去………

正当吴邪站在阳光下打算感谢上苍赐给他这么好的运气时,突然瞥见阳光下,他身后还有个影子,“不………不是吧。”

吴邪慢慢的转过身来,那个修仙粽子正默默的站在他身后,见他转身,接着叫“屠苏”

“…………”

大哥你敢不敢走路出声啊?吴邪无奈。

“你……不是……屠苏。”粽子说。吴邪第一反应是它终于说别的了,然后才反应过来,对面粽子把他当成一个叫屠苏的人了。

先和一个齐羽撞脸再和一个粽子撞脸还跟一个打晕他的人撞脸的吴邪现在表示只想回家照照镜子,自己的脸有这么帅么谁都想要模仿。

“对,我不是屠苏,我叫吴邪。”

“你…不是…屠苏”对面粽子又说了一遍,“我…早该知道的。”粽子低头,喃喃到。

吴邪现在才反应过来一个严肃的事情:“你……你会说话?你是粽子还是人?”吴邪ps反射弧长要你管!
粽子歪歪头,表示不理解为什么对面的人会把他当成一个糯米团。

吴邪惊讶过后也想到这个严肃的问题,对面那个三观肯定正到爆表的人绝对不会知道这个'专业名词',只好换个说法:“你是死的活的?”

这个说法好像太直白了点……

对面粽子浅笑:“我该是死的吧。”

虽然吴邪很想表示死的就不关我事了再见,但看着这个跟活人一般无二的粽子,实在是下不了这个狠心。

“那个………你接下来有要去的地方吗?”总不能再回墓里了吧?

对方张了张口,又突然停下,呆了好久,才露出一抹苦笑:“没有。”

“那你要不先去我家?然后再做打算?”

?!

…………

吴邪在脑内默默抽了自己两巴掌,警察叔叔不是说不要带陌生人回家么?!而且这还是个粽子,就这么带回家真的好吗?!万一他要是再暴走自己一普通小青年能抗得住么?!

像是要再帮吴邪抽他两巴掌,对面粽子开口:“那就有劳你了。”

“………”我现在还可以拒绝么。

最后吴邪还是带着粽子回家了,毕竟邀请是他自己说的,更何况要真把那位一个人留在那里他还真不忍心。吴邪又回头瞥了一眼沉默的跟在他身后的人,还叫粽子总有些不太合适,